逸芳產品系列解讀

名鼎檀?逸芳系列以“閑”為生活概念,融合經典明式概念與現代設計手法,塑造了新一代現代中式家居的典范,詮釋了自由、從容、灑脫的閑逸生活。產品采用黑酸枝傾力打造,在簡潔的基礎上,與現代感緊密結合,營造出干練的氣場,同時配合軟包,演繹簡練和軟化的明概念。通過圓潤纖細的線條、清爽明快的色彩、簡潔流暢的設計,表達了對中式生活美學的極致追求,營造出閑適的文人氣息。

廣告2.jpg

1.人群定位

產品的消費群體定為7080初,這一人群如今事業有成,豐富的社會閱歷讓他們更加睿智、沉穩、自信、脫俗,深厚的內涵修養使他們不再好大喜功,而是功成名就后有著精神上的文人式追求,希望過一種洗盡鉛華、寧靜致遠的淡泊生活,感悟到人生的真諦,使內心得到升華凈化。

2.產品特點

明概念家具當代化。在簡潔的基礎上,與現代感緊密結合在一起,詮釋了自由、從容、灑脫的中式閑逸生活美學。

3.產品的靈魂

閑,是一種有趣味的生活狀態,也是一種讓人的內心摒棄浮華、追求純凈、厚積薄發的精神追求。

4.營銷主題——閑生物外

(1)“閑生物外”的出處

“閑生物外”化自《寄致仕歐陽少師》中的詩句“曠達林中趣,高閑物外身”,這是曾鞏寫給歐陽修的一首詩,當時歐陽修以觀文殿學士、太子少師而解甲歸田。原詩如下:

四海文章伯,三朝社稷臣。功名垂竹帛,風義動簪紳。

此道推先覺,諸儒出后塵。忘機心皎皎,樂善意循循。

大略才超古,昌言勇絕人??夠城徵γ?,瀝懇謝陶鈞。

耕稼歸莘野,畋漁返渭濱。五年清興屬,一日壯圖伸。

北闕恩知舊,東宮命數新。鸞鳳開羽翼,驥騄放精神。

曠達林中趣,高閑物外身?;詠鷓庸世?,置驛候嘉賓。

主當西湖月,勾留潁水春。露寒消鶴怨,沙靜見鷗馴。

酒熟夸浮蟻,書成感護麟。激昂疏受晚,沖淡赤松親。

龍臥傾時望,鴻冥聳士倫。少休均逸豫,獨往異沉淪。

策畫咨詢急,儀刑矚想頻。應須協龜筮,更起為生民。

從這首詩中,可以看出歐陽修雖然位高權重,但堅守高尚的情懷,自甘恬淡,不以世事為懷。面對貶與遷,他能做到用舍行藏,可見其胸懷是多么的達觀與豁達。被貶后他寄情于山水,從“曠達林中趣,高閑物外身”便能看出他的釋然,山水中的樂趣讓他的胸懷更加曠達,清高閑適的生活讓他超然于物外,忘記世俗,境界之高令人欽佩。歸隱后歐陽修的生活是很有趣的,“露寒消鶴怨,沙靜見鷗馴”,這是多么悠閑安靜的生活;“酒熟夸浮蟻,書成感護麟”,觀察酒煮熟后的泡沫,并寫成文章,就像獲得新生兒一樣興奮,恐怕這是繁忙之中難以找到的樂趣吧。這樣的生活并不是沉淪、放縱,而是一種休整、積淀,是為了“應須協龜筮,更起為生民”。

“物外”是指超越世間事物,而達于絕對之境界,“閑生物外”表達的是灑脫、自由、淡泊的精神境界,當心靈的追求達到一定高度時,才能學會灑脫、從容、舍得、放松,才能在生活中找到獨有的樂趣,才能重新出發。不管你是身處高位還是富可敵國,都不能得意忘形,必須時刻保持清醒看得清自己,所謂站得高才能看得遠,但也應站多高看多遠。只有找準自己的位置,才能發現生活的樂趣,才能奠定人生的基石。

(2)“閑”的人生釋義

閑是現代都市中一種難得的生活狀態和精神狀態,尤其是精英階層,他們事業心重、壓力大,對“采菊東籬下,悠然見南山”的閑適、無羈心向往之,希望在一種獨立于現實、超然于物外的環境中心靈得到棲息。然而,有的人熱衷于成功,被成功學沖昏了頭腦,在虛華中難以自拔,所以當產生這種困惑的時候,就應該靜下心來反省,讓自己的心閑下來,去尋找生活的真。

閑的對立面是忙,生活中,忙慢慢也就變成了茫,就像紀伯倫說的,我們已經走得太遠,以至于我們忘了為什么而出發。現實的是,人們往往走得太快,把靈魂落在了后面,所以忘了去感受生活,去感悟人生。有的時候,停下來是為了下一個目標做準備而走得更遠,在停下來的過程中,會對人生有更透徹的理解,有更清晰的定位。這里所說的閑,不是荒蕪、浪費、虛度、偷懶,相反,是補償、積蓄、醞釀,在這閑里,營養得以補充、力量得到壯大、情操得以陶冶、境界得以升華。當從中探索到生命的真諦時,這種力量將推動人們前行,而到達夢想的彼岸。

當然,閑也不僅僅是指生活、精神狀態,還可以是一種空間審美。簡潔明快的裝飾、布局,沒有累贅的設計,能夠給人耳目一新的感覺,這是設計上的閑,是文人的審美。因此,當以上三個方面綜合在一起的時候,“閑生物外”這個主題便顯得較為合適。

5、產品圖片鑒賞

>>>了解更多

產品咨詢
活塞vs火箭
在線留言
電話咨詢

全國免費服務熱線
400-889-8089

掃一掃

微信掃一掃

返回頂部